唐杰忠个人资料

唐杰忠

唐杰忠(1932年9月14日-2017年6月18日),汉族,生于北京,相声名家。1964年拜刘宝瑞为师,1974年开始与马季搭档,合作演出《友谊颂》、《高原彩虹》等相声。1987年央视春晚上表演《虎

唐杰忠(1932年9月14日-2017年6月18日),汉族,生于北京,相声名家。1964年拜刘宝瑞为师,1974年开始与马季搭档,合作演出《友谊颂》、《高原彩虹》等相声。1987年央视春晚上表演《虎口遐想》,1988年央视春晚表演《电梯奇遇》等一系列讽刺相声。曾被评为“十大笑星”,曾获得“侯宝林金像奖”、“中国曲艺牡丹奖终身成就奖”等殊荣。2017年6月18日21:30,在朝阳门中西医急救中心因病医治无效,不幸逝世,享年85岁。

唐杰忠个人资料:

中文名 :唐杰忠

国 籍:中国

民 族: 汉

星 座 :处女座

血 型: A型

身 高: 1.72米

体 重: 89公斤

出生地:山东省黄县(现龙口市)

出生日期: 1932年9月14日

逝世日期: 2017年6月18日

职 业:相声演员

代表作品: 《虎口遐想》,《找舅舅》等

主要成就:

“侯宝林金像奖”

十大笑星

中国曲艺牡丹奖终身成就奖

唐杰忠(1932年9月14日-2017年6月18日),汉族,生于北京,相声名家。1964年拜刘宝瑞为师,1974年开始与马季搭档,合作演出《友谊颂》、《高原彩虹》等相声。1987年央视春晚上表演《虎口遐想》,1988年央视春晚表演《电梯奇遇》等一系列讽刺相声。曾被评为“十大笑星”,曾获得“侯宝林金像奖”、“中国曲艺牡丹奖终身成就奖”等殊荣。2017年6月18日21:30,在朝阳门中西医急救中心因病医治无效,不幸逝世,享年85岁。

人物生平:

唐杰忠(1932年9月14日-2017年6月18日),1932年生,山东省黄县人(现龙口市)。少年就读沈阳时,即学演相声。1949年参军做部队文工团团员,曾涉猎多种表演艺术,具有多才多艺的全面修养。1958年编、演相声《医生》、《探社》,分获广州军区文艺会演创作奖。1959年晋京深造,成为相声表演艺术家刘宝瑞入室弟子,颇受教益。创作并与刘老师合演了相声《柳堡的故事》,初试锋芒,即获好评。

1964年在罗瑞卿大将亲自关怀下,调入中央广播说唱团。先后与刘宝瑞、马季、郝爱民、姜昆等名家搭档。播演了《找舅舅》、《友谊颂》、《海燕》、《高原彩虹》、《新桃花源记》、《彬彬有礼》、《父与子》、《英雄启事》、《新兵小传》、《照相》、《虎口遐想》、《电梯的风波》、《歌唱流派》、《着急》、《楼道曲》、《辞职以后》、《夫妻之间》等近百段相声。

1974年及1979年,与马季合演的《友谊颂》、《海燕》、《高原彩虹》、及《新桃花源记》等相声,分别被珠江电影厂及新闻电影厂拍成艺术片。1987年以后,又多次参加电影和电视剧的拍摄,在影片《京都球侠》、《超速》和电视剧《多棱镜》、《人怕出名》、《愉快的旅行》等影视剧中,均有出色的表演。

艺术经历:

唐杰忠出生在北京的一个贫寒之家,1949年1月29日,这个17岁的高中生在北京解放的时候当了兵,算起来唐杰忠还是新中国成立之前的老革命。 他到部队先当文艺兵,打打快板,做鼓动宣传工作。在战友们眼里,唐杰忠性格宽厚,工作任劳任怨。那时文艺战士号称“革命靠腿不靠嘴”,1949年4月至10月,他们曾从天津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广州,途中还要打仗。脚上打了泡,就跟女同志要根头发,用针穿上,把泡穿破,把水挤出来,第二天接着走,直到最后泡底下又打泡,长了茧子。在江西过九连山,7天7夜都在下雨,路只有一尺半宽,这边是山涧,那边是高山,大家都要扒着山走,十分危险,而唐杰忠还牵着一匹马,马上驮着他从天津出发时买的幕布。下山的时候更是艰难,空手走都很吃力,唐杰忠还得在马后拽着马,一步一步地挪。到了广州,幕布一点没湿,保存完好,唐杰忠为此立了大功,相当于现行的一等功。

1995年,中国曲艺家协会、中央电视台、中国电视报联合主办全国首届侯宝林金像奖电视相声大赛,唐杰忠荣获“侯宝林金像奖”,他荣获的此项金奖,是群众在历时一年的“你最喜爱的8位当代著名相声演员”的投票活动中产生的。

除演出外,还参与文学创作。除相声《柳堡的故事》外,单口相声《神兵天降》及相声《重庆之最》、《广州之最》(两“最”均与马季合作),还有一些评论、笑话及小相声的创作,散见于国内各大报刊。

1982年、1984年、1988年,分别与马季、郝爱民、姜昆搭档赴香港演出。1986年,与姜昆共任新加坡“相声大赛”评委。1987年、1989年,再度赴新加坡公演。1990年9月与台北汉霖说唱团合演于香港。同年10月,再度与台北汉霖说唱团及星、马相声演员合作于马来西亚,参加国际相声汇演和文化节活动。1991年被评为全国十佳笑星。1992年,由中国海外交流协会主办,赴西欧法、意等十几个国家演出相声,获轰动效应。1993年,随中国广播说唱艺术团赴台北演出,为海峡两岸的文化交流做出了贡献。1985年至1991年,连续七年于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里演出节目,并多次担任文艺晚会的节目主持人。

拜师刘宝瑞

20世纪50年代初,唐杰忠从电影上看到山东快书名家高元钧的曲艺,非常喜爱。后来部队派唐杰忠到北京学习,他就到高元钧家里拜访。高元钧虽然没有收他为徒,但是他热情地给唐杰忠介绍了自己的把兄弟——单口相声大王刘宝瑞。刘宝瑞不仅倾囊相授,甚至还一度给唐杰忠捧哏,捧着徒弟往前走。

唐杰忠认为,高、刘两位先生不仅引导自己走上了相声的道路,还教导他如何待人接物,如何处事。“刘老师教我,除了传艺以外,我没有付任何报酬,也不交学费,也没有什么回报。他的心胸非常宽广,可以说是海纳百川。”所以后来唐杰忠也向刘宝瑞学习,和自己的徒弟既是师徒,又是父子,还是朋友。比如对徒弟巩汉林,唐杰忠当年千方百计帮他托关系、找朋友到北京发展,还帮他在北京借了房子,后来看巩汉林演小品演得好,就从心眼儿里为他高兴,对他特别宽厚,尽管巩汉林小品演得越好,离相声专业就越远。巩汉林提起这事就说“感激师傅一辈子”。

“偷偷地爱上了马季”

1958年,唐杰忠调入广州军区战士杂技团,成了专业的相声演员。第二年,他开始跟马季一起在刘宝瑞的教导下学习。唐杰忠笑着说,虽然马季比自己小,但是“当时我偷偷地爱上了马季”。他觉得马季就是“小侯宝林”,表演热情奔放,艺术上是顶尖的,而且马季特别爱相声,把相声视为自己的第二生命。学习的这一年是马季给唐杰忠捧哏,他们还一起在中南海为毛主席表演相声小段《装小嘴》等,还跟毛主席握手。

后来唐杰忠放弃了升任广州军区战士杂技团副团长的好机会,调入中国广播说唱团。他和马季从1959年开始正式合作,一直到80年代。有人说,相声找搭档比找媳妇还难,两个人业务上要有默契,相互之间要能容忍。唐杰忠一辈子站在捧哏的位置上,也就是配角的位置上,但是这么多年来,唐杰忠说,自己心里从来没有觉得不舒服。“因为刘宝瑞老师教我们的时候就说,捧逗是一家,捧逗就是‘一棵菜’,没有捧就没有逗,就不可能成为一个节目。”马季先生去世前不久获得了中国曲艺终身成就奖,唐杰忠就和自己得了奖一样,非常激动,夜不能寐,半夜起来写了一首“唐诗”——唐杰忠的诗,恭贺马季荣获大奖。谦虚了一辈子的唐杰忠还说,自己跟马季的合作,等于秃子跟着月亮走——借了很大的光。

给姜昆捧哏挑战自我

经历了和郝爱民先生两年的合作后,唐杰忠迎来了他艺术生涯中的一大挑战——在姜昆的搭档李文华因病离开舞台后,与姜昆合作。

姜昆说,“那个时候唐杰忠也是个著名捧哏演员了,也是我们大家心中的老师、前辈,可是他把自己放在了一个比较有挑战性的位置上,他站到了李文华曾经站的地方,只允许他好,不允许他坏。”

开始唐杰忠是亦步亦趋地模仿李文华,按照录音一字不差地给姜昆捧哏,但是效果不太理想。后来大家一起研究,认为应该发挥唐杰忠自己的特点给姜昆捧哏。为了改变过去给观众造成的既定印象,唐杰忠还给自己设计了一个比较文雅的形象:戴上了一个其实没有镜片的眼镜,这个道具使了20年。

姜昆说,俩人一开始的合作,真是费了力气,也一直在摸路子,后来终于在《虎口遐想》这个段子上,俩人开始找到了感觉,“大家忘掉了李文华,相信了唐杰忠老师”。他们在一起共同合作了很多脍炙人口的作品,如《虎口遐想》、《电梯风波》、《学唱歌》、《着急》、《重大新闻》等。尽管性格一动一静,大不相同,但在多年的合作中,两个人从没闹过矛盾、没吵过架。

说起两人分开,姜昆挺感动的:“突然有一天,唐杰忠老师跟我说,‘姜昆,我觉得你得找一个新的搭档了,我跟不上你了,你节奏太快,一个月得跑十好几个地方,一会儿奔西藏,一会儿又出国了,一会儿又去‘老少边穷’地区了,事也很多。我要是老这么跟着你的话,估计得拖你的后腿,找个年轻人吧。”唐杰忠还主动给姜昆推荐了姜昆后来的搭档戴志诚。

始终是个有心人

马季曾经说过,虽然唐杰忠老把自己是“笨鸟先飞”挂在嘴边上,总跑在前头,“但是大家伙得注意了,他并不是‘笨鸟’,他是挺机灵的一个‘鸟’,他还飞在你前头。所以他无论是跟谁合作,在相声界他是稳稳当当的,他站在了一个革命的、前辈的、大捧哏的重要的位置。”

唐杰忠在业务上确实是个有心人,早年的作品《友谊颂》有很多英语的段落,唐杰忠不懂英语,就学,用汉字注音,汉字写不出来,就用日语字母注音,一点点地学。至于生活上、工作中,就更是谦虚谨慎。和唐杰忠相识40多年的赵连甲说,虽然唐杰忠总说自己如何沾马季的光、如何学马季,其实,“可以说我跟马季一直拿他当老大哥,他是个相声坯子,也是个领导坯子。而且他热情,他组织能力强,什么事情我们都靠他。”唐杰忠曾多年在中国广播艺术团担任办公室主任,演出队各种各样的活动安排,无论大事小事、正事杂事,唐杰忠准是站在最前边为大家服务。此外,“创作作品的时候都有唐杰忠,但是哪儿发表了,节目单上要印名字了,没有唐杰忠了,他不让。”唐杰忠有意地不争功。

在家里是红花不是绿叶

“说相声他是绿叶,在家里我是他的绿叶。”与唐杰忠结婚快50年的夫人金老师说。他们1957年经人介绍认识,唐杰忠给金老师的第一印象是“很爱出汗,也不太爱说话”,后来金老师听说他要说相声,还觉得他不是说相声的料。“真没想到他能成为一个著名的相声演员。”

唐杰忠其实也觉得对不起夫人:夫人生了3个孩子,自己都不在家,不但不在,回来以后也没有什么表示。夫人是全国三八红旗手,除了她的工作,从不讲究吃、喝、穿、住,每天就讲劳动,有一次工作中把手砸坏了,缝了很多针,唐杰忠一直不知道。

唐杰忠和金老师可是出了名的“模范夫妻”。“请大家放心,我们老两口现在是她帮助我,我帮助她;她怕我累着,我怕她累着;她希望她多干点活,我希望我多干点活。”唐杰忠说。据说,有人请唐杰忠吃饭的话,他一般都不去,实在推不了,去的时候一定要带俩饭盒,到那儿以后,告诉人家多炒两个菜,然后端回来给老伴吃。

大伙儿都笑称唐杰忠为“笑佛”,因为他永远会把笑脸给他的观众、给他的朋友。其实在生活当中,他也跟普通人一样经历了挫折和苦难。前些年,唐杰忠的一个儿子因病辞世,但是他认为,“戏比天大”,他把悲痛藏起来,依然让大家在自己的相声艺术中得到快乐。

甘为绿叶衬红花,淡泊名利气自华;起承转合七分捧,人称慈祥“老妈妈”。唐杰忠,这个谦虚、慈祥、可爱、幽默的帅老头,是百姓心中永远的笑星。

艺术人生

自从1992年唐杰忠离休之后,观众们看见他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上百名观众打来电话询问他的近况,要求能在《艺术人生》的舞台上再睹他的风采。而事实上,早在6月份,唐杰忠的这期节目就已经列入我们的议程,并开始策划了,只是,相信所有观众都不会相信的是,舞台上谈笑风生,常常在只言片语中,以四两拨千斤之势化干戈为玉帛的唐杰忠,私底下却非常地腼腆。以至于,我们《艺术人生》数名编导轮番上阵都大败而归,电话那端的唐杰忠老师永远都是柔声细语,永远都是对我们关怀备至,时不时还会对我们工作上的锲而不舍给于充分的肯定,可就是不同意做我们的嘉宾,任你有千般妙计,老人家就是有他的一定之规—— “我不会说话,更别说面对那么多人了,我真说不了”。那段时间里,从制片人到主编,再到节目编导每个人都快崩溃了,“如果说堪称一代相声艺术大家的唐杰忠都不会说话,难道我们每天都在咿呀学语?”此时,《艺术人生》的传统亲友团——外请策划高参再度显示出非凡的实力,几经研讨之后,制片人王峥似乎摸着了唐杰忠的软肋,那就是观众!于是,执行编导马上改变战略,从原来的“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准变成以观众相“要挟”。“唐老师,我们的观众热线都打爆了,大家都要求我们邀请您上节目。他们都说特别想您,特别想再次看见您。您就答应了吧!”半分钟的沉默之后,“好吧!”唐杰忠终于答应了。 四个月的艰苦攻坚终于成就了2006年10月13日《艺术人生》演播现场的动情一幕。

唐杰忠的突然袭击:相对于节目录制前,唐杰忠老师频繁拒绝我们时候的提心吊胆来说,节目录制当天,那可真是胆战心惊啊!在我们最初的创意中,曾经有过一瞬间,大家希望把唐杰忠这期节目做成相声界的一次大聚会,毕竟, 像唐杰忠这样有资历的相声演员不多了,而且,说实话,这些年不管身在其中的相声界人士多么不乐于承认,相声这个行当确实低迷了,《艺术人生》希望能在节目中换回些观众曾经的记忆。可是,在操作中,我们发现这种设计相当有难度,因为,尽管我们在电视屏幕上已经很少看见相声演员们的踪迹,可事实上,他们的工作都相当繁忙,很难想在某一天可以把它们都聚齐,所以,我们放弃了这种设想,也从另一方面着想,不想再任何一个层面上出现“喧宾夺主”的可能。然而,意想不到的是,节目还没开始,坐在导播间的编导们就傻了,摄像机镜头中不停地蹦出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姜昆、李金斗、巩汉林、赵炎、赵连甲、吴琼(blog)……他们怎么来了?一问才知道,原来他们都是冲着做唐杰忠的节目来的。抢着坐前排的姜昆满脸笑容地说:“老唐这一辈子都在当捧哏、当配角,今儿我们也一起给他捧一回!” 显然,唐杰忠他老人家给我们来了个突然袭击,“他老人家在考验我们的临场应变能力啊!”“变方案!”主持人朱军在看到现场意料之外的众位嘉宾之后,几乎是不加思考地做出决定,一定要让一辈子捧哏、捧人的唐老师在《艺术人生》成为众星捧出的那轮圆月!我们相信,他当之无愧!就这样,节目在一片叫好声中开始了,台下的观众积极热情,台上原是相声出身的主持人朱军,也是找到了不同以往的感觉,刚开场就喊着要说相声。现场气氛极其活跃。在观众们的强烈要求下,唐杰忠一上场就带来了令观众们瞠目结舌的才艺表演,绕口令、方言相声、山东快书,一会儿学着吹喇叭,一会儿又一板一眼地唱起了黄梅戏。折腾了半个多小时,直到观众们尽了兴,早已满头大汗的唐杰忠才得以坐下,节目终于正式开始了。

背后故事

俗话说,火车不是推的,泰山不是堆的……人家唐杰忠也不是吹的,按照现行的说法,早在1967年唐杰忠同志就大张旗鼓地开上“宝马”了!惊讶吗?还有更惊讶的呢!那辆传说中的宝马是马季妈妈掏的钱!按照唐杰忠的说法,他当年是“深爱着”马季的!只不过,千万别想偏了,他们之间的那份爱除了兄弟之情以外,还有更多的是惺惺相惜,唐杰忠说,他从一开始就被马季的声音和表演深深吸引了,两个人合作了那么多年,那种感情也许早超越了亲情,相声界有一种不言而喻的认知,那就是,选择一个好的搭档远比选择一个好的妻子更困难!唐杰忠与马季的珠联璧合就是一份天作之合的缘分,而唐杰忠自然也就拿马季的妈妈当亲妈一样,那么,亲妈送儿子一辆车,似乎也就在不难理解了!只不过,唐杰忠的这辆宝马可不是BMW,它是一辆锰钢自行车!在当年也是相当奢侈了,唐杰忠清楚地记得那辆车,194块,是马季妈妈一年的工资!多年之后,当年的那份情意唐杰忠记忆犹新,也许,在他娓娓道来当年那一幕幕之前,我们还在心里质疑过“他是不是真的心甘情愿做了几十年绿叶”的话,此刻,我们了解了自己的狭隘,“我们的老师,刘宝瑞老师教导我们的时候就说了,捧逗是一家,捧逗就是一颗菜,没有捧,就没有逗,就不可能成为一个节目。”

我们确实不应该用现今的所谓功利心去思考把自己一辈子都献给了相声的唐杰忠,他的纯净是书写在热爱与情意之中的你已经习惯了带眼镜的唐杰忠吧?可你知道吗?眼镜其实是唐杰忠的一个道具!只是,这个道具一用就用了二十多年。当年唐杰忠顶着巨大的压力,开始和如日中天的姜昆合作,在他之前,姜昆和李文华的搭档已经深入人心到不可取代的地步,没有人能预料唐杰忠的介入将会是怎样的一个结果,也许,当时大多数人并不看好他们的新组合。尽管,今天在《艺术人生》的录制现场,姜昆由衷地告诉我们他有今天要感谢唐先生,可是,当初呢?唐杰忠在认真研究了姜昆和李文华的表演之后,意识到自己是不可能在仿效李文华的基础上超越他的,那么唯一的出路就是做唐杰忠自己,开创出一种新的、适合与姜昆搭档的捧哏形式,于是,唐杰忠给自己设计了一个戴眼镜的形象,在姜昆身边扮演了一个学者的形象,和李文华的朴素相比,唐杰忠的形象有些“雍容感”的突破,事实证明,他相当明智!可以说,唐杰忠在二十年前就几经开始个人形象包装策划了,相当前卫哦。节目录制现场,姜昆与唐杰忠再度坐在一起,谈笑间,我们又依稀回到了会在相声中开怀大笑的岁月,也许我们真的在忙碌中淡忘了些什么,唐杰忠那副带了二十多年的道具眼镜后面闪动着隐隐的期待,我们似乎突然明白了他为什么在拒绝的那么多次以后突然答应来我们《艺术人生》说说心里话,也似乎突然明白了他为什么私下里请了那许多为相声名人道现场的原因。

人物生活

作为一名相声演员,唐杰忠一生无愧于心、无愧于舞台、无愧于观众,可是,生活中,他却并不幸福,没有人知道生活中的唐杰忠话少脾气大,没有人知道老伴为他生了三个孩子,他却没有一次在孩子出生时陪在老伴身边,更没有人知道当他小儿子去世的时候,他心中涌动着怎样的追悔莫及,我们原本是不想在节目中提及老人的这些伤心事的,毕竟年纪大了,毕竟“笑”了一辈子,总不忍心看到“笑佛”落泪,不曾想,在深爱自己,也是自己深爱着的观众面前,唐杰忠没有一丝保留,他说出了埋在心里将近五十年的愧疚。唐杰忠与老伴相识在1957年,1958年结婚,老伴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爱出汗,不爱说话,至于说他将来会说相声,唐杰忠的妻子金老师告诉我们,她从来就不觉得老唐是个能说相声的人。

舞台上唐杰忠做了一辈子绿叶,在家里,确实当之无愧的核心,核心到许多年过去,妻子会用“恨”来形容自己记忆中的丈夫。“在这几十年当中,家务事的事儿,他很少关注,孩子一岁多的时候,说话也好几十年了……才想起来了唐杰忠我真有点恨他,那时候,他们杂技团去香港不在家,那天孩子病得很厉害,发烧四十度,是中毒性痢疾,二十四小时之内,要是不好,人就没了……”听着妻子述说着四十多年前的往事,唐杰忠的眼皮一直耷拉着,当年孩子几乎命悬一线,就等着他签字,他不再孩子身边,不再爱人身边,看不见家人的眼泪,却是为了让别人欢笑,我们想象也描述不出老人心中的感受,只是夺眶而出的眼泪让我们揪心。“三个孩子!生三个孩子我都不在……”唐杰忠含着眼泪望着自己的妻子,“我在这里当着大伙儿的面,向我的夫人表示歉意,我今后我一定要好好做,好好回报!”唐杰忠轻易不出去吃饭,就算一定要去的饭局,他也有个习惯,一坐下就安排人家现炒两个菜打包,目的是带回去给老伴吃,四十八年的时光已经在奔波中流逝了,这四十八年为别人做了太多,为自己想到得太少,连带着家人都有数不清的苦涩,当生活归于平淡的时候,我们由衷地盼望从今之后的每一天,唐杰忠都能笑为自己与家庭。唐杰忠说,在艺术的舞台上,他艰辛地度过了五十多年;在人生的舞台上,他匆匆地走过了七十三春。个中滋味绝不是一个小时的《艺术人生》能够尽述清楚地,可是,我们却能触摸到一位古稀老人的执著与真诚,我们为此由衷动容。

唐杰忠先生患有前列腺癌有六七年的时间,患胃癌有3年时间,发现胃癌时已经是中晚期,和病魔搏斗期间,唐杰忠先生一直乐观面对,已经超出了医生预期。

所收徒弟:

李建华、张茂起、李金祥、刘全刚、李艺、赵斌、崔喜跃、杨宁、巩汉林、魏真柏、朱琦、汪声亚、杨祖尧、卡尔罗、马洛、罗爱恬、白玉、禹宝东、王德枋、徐锦江、赵志洪、贾明慧、韩占军。徐锦江则成为了“关门弟子”。

主要作品:

相声作品

《找舅舅》 表演:马季、唐杰忠

《新地理图》 表演:马季 唐杰忠

新版中国文艺(07.06.22)笑佛

唐杰忠“触电”徒弟提醒

马季唐杰忠绝版珍贵相声视频:《海燕》

马季、唐杰忠《成语新编》

马季唐杰忠《新桃花源记》

马季唐杰忠《特殊关系》FLASH

马季唐杰忠相声-好啊好

《成语新篇》 表演:马季唐杰忠

《唱歌的姿势>,姜昆、唐杰忠1996年

《一样不一样》,王平、唐杰忠等

春晚记忆

年份 作品 搭档

1986 《照相》 姜昆

1987 《虎口遐想》 姜昆

1988 《电梯奇遇》 姜昆

1989 《捕风捉影》 姜昆

1990 《学唱歌》 姜昆

1991 《着急》 姜昆

1992 《美丽畅想曲》 姜昆

1993 《楼道曲》 姜昆

1997 《送福》 刘流

2001 《戏迷》 刘俊杰

综艺节目

2011年11月18日黑龙江卫视《本山快乐营》笑口常开

获奖记录:

所获奖项

▪ 1986 全国新曲(书)目大赛表演一等奖 相声《新兵小传》 (获奖)

人物评价:

唐杰忠先生的捧哏风格朴实憨厚、儒雅自然,能与每一个合作的逗哏演员配合的严丝合缝。后来,唐杰忠因为年岁大了,跟不上姜昆的演出节奏,他主动让贤,并为姜昆推荐了他后来的搭档戴志诚,在圈内唐杰忠一直有着提携晚辈、宽厚待人的好口碑。

人物逝世:

2017年6月18日21时28分,唐杰忠先生在朝阳门中西医急救中心因病医治无效去世,当晚遗体已经运抵八宝山革命公墓,享年85岁。

唐杰忠先生的遗体告别仪式将于6月22日上午8点半,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举行。唐小布表示,由于父亲生前说话已经有些困难,并没有留下什么特别的叮嘱,之前曾表达过“后事从简”。

唐杰忠 最新消息

    唐杰忠 写真

      大吴哥娱乐电脑浏览地址:http://www.dawugeweb.com/dalu/nan/20181011/396320.html

      大吴哥娱乐手机浏览地址:http://m.dawugeweb.com/dalu/nan/20181011/396320.html

      大吴哥娱乐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如果大吴哥娱乐图片内容侵犯你的权溢或有异议请联系本站!